当前位置:betway必威登录平台 > 财经商务 > 引起了市情关切—同为银行系成本金融集团的杭

引起了市情关切—同为银行系成本金融集团的杭

文章作者:财经商务 上传时间:2019-09-19

消费金融是近几年新兴的一种金融模式,同样是消费金融公司,冰火两重天的格局十分明显,有的消费金融公司净利暴增88倍,有的净利超10亿,但同时也有2年亏损14亿的,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虽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被视为互联网金融中“明日朝阳”,但捧着金饭碗的北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自2016年年末由盈转亏后继续亏损,两年累计亏损或达14.28亿元。

消费金融市场正呈现如火如荼的发展态势,不少消费金融公司不仅扭亏为盈,净利润更是进入爆发期。

据统计,中银消费金融、招联消费金融、捷信消费金融净利润进入“10亿元俱乐部”,马上金融2017年净利润激增近88倍;另一方面,北银消费金融近两年合计亏损14亿,北银消费金融的大股东万达联想或被套牢!

北银消金最早由北京银行 独资3亿元发起设立,于2010年3月成立,是国内第一家挂牌营业的消费金融公司。2013年,北银消金完成引资改制,注册资本增至8.5亿元,北京银行以35.29%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一大股东,西班牙桑坦德消费金融公司持股20%,居第二大股东,利时集团持股15%,联想控股、万达集团等5家持股均为5%。

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5月11日,共有34家涉足消费金融领域的公司公布2017年经营业绩,其中29家实现盈利,净利润总计达到154.86亿元,有8家公司净利润超过10亿元。

图片 1

2015年,国务院将消费金融公司试点扩大到全国,消费金融迎来“元年”,北银消金的成绩在这一年达到成立以来的顶峰。2015年北银消金向北京银行贡献收益1.69亿元,北京银行持有的3亿元股权账面价值上升到7.95亿元。

尤其是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多数业绩位居行业前列。不过,有一家“掉队者”引起了市场关注—同为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的杭银消费金融公司,2017年净利润亏损3460万元。

跌落就在一瞬间,北京银行披露的2016年、2017年年报,北银消金给北京银行分别带来亏损4.76亿元和2800万元。按持股比例计算,北银消金2016年与2017年分别亏损13.49亿元、0.79亿元。截至去年末,北京银行持有的北银消费金融股权的账面价值已经跌破初始投资金额,仅为2.7亿元。

而作为杭银消金第一大股东的杭州银行,尽管2017年净利润有所增长、不良贷款率有所下降,但其盈利能力却持续下滑、不良贷款余额上升、次级类贷款和可疑类大款大幅飙升,种种不乐观表现给该行未来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对于北银消金的经营状况,北京银行在年报表示为“截至报告期末,该公司正常经营”。而时代周报记者以新客户身份致电北银消金的客服,其表示“目前仅对原有客户放贷,从去年我们就对新客户停止开展业务,具体的开展时间尚不清楚”。从行业榜首到巨额亏损,北银消金为何走到这一地步?接下来又如何调整脚步和方向?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其工商资料上的电话联系采访,截至发稿尚无人接听。

自2010年原银监会批准成立首批四家试点消费金融公司以来,虽然走过七年发展历程,但中国消费金融公司的数量仍然较少,目前只有22家获批开业。消费金融三大派系—银行系、产业系、电商系三足鼎立的格局日趋明显,从已经开业的消费金融公司来看,大部分来自银行系,占比在80%以上。

2009年,银监会颁布《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在北京、天津、上海、成都启动消费金融公司试点工作,北京银行、中国银行分别占得北京、上海、成都的试点名额,捷信“举家”搬至天津。

背靠大树好乘凉,银行系消金公司具有明显的先天优势。

在成立之初,北银消金似乎走得比另外三家更快,据公开数据,截至2011年2月28日,北银消费金融累计发放消费贷款6532万元,贷款余额为5696万元;截至2013年年底,北银消费金融公司贷款余额已接近60亿元。

首先是资金优势。《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法》明确规定消费金融公司不得吸收公众存款,但得益于牌照权和银行机构的雄厚背景,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可接受股东和银行的存款,或者采用发行金融债券、享受同行拆借等方式解决问题,不仅资金来源广泛,资金成本也比较小。

2013年,北银消金与全球最大消费金融公司—西班牙桑坦德消费金融公司,以及利时集团、联想控股、大连万达等企业签署股份认购协议。随后,北银消金逐步推出了“轻松付”“轻松贷”“惠农贷”“轻松e贷”等个人消费贷款产品。据时任北银消金副总经理袁耀璋的说法,北银消金的客户已分布到了教育、电商、旅游、医疗、汽配等领域。

其次是风控体系上的优势。银行系公司在央行征信数据的基础上,辅以银行机构庞大的客户数据,再加上较高的核准标准等,建立起一套较为成熟的风控系统,风控能力比其他消费金融机构要强。

据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消费金融公司行业资产总额637.95亿元,贷款余额573.74亿元。而北银消金在2015年11月末贷款余额近200亿元。以此估算,北银消金在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中的市场份额在30%左右。

再次,和其他类型金融形式相比,银行的不良贷款率相对较低,再加上有银行信用背书,用户容易对银行系公司产生较强的信赖感。

在北京银行2017年4月发布的第一期绿色金融债募集说明书中,2016年上半年北银消金实现净利润1.78亿元,资产总额为235.81亿元。但到北京银行2016年年报,北银消金的经营数据没有如期向好,给北京银行带来了4.76亿元的亏损。据北京银行的持股比例测算,北银消金2016年亏损或达13.49亿元;在4月26日,北京银行披露2017年年报,其中北银消费金融给北京银行带来了2800万元的亏损,预计亏损达到7934万元。

得益于上述优势,银行系消金公司整体上有不错的业绩表现。

与之相对的,同期获批成立的捷信消金与中银消金,在2017年分别实现营收132.36亿元、40.0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22亿元和13.75亿元。目前,在已披露2017年财务数据的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中,仅杭银消金仍处于亏损,2017年全年净利润亏损3459.84万元,比去年上半年亏损的4736万元有所减少。也就是说,杭银消金在去年下半年已出现盈利,其相关负责人表示,“预计2018年可扭亏为盈”。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三家消费金融公司净利润迈进“10亿元俱乐部”。中银消金、招联消金、捷信消金的资产规模分别为398亿元、470亿元、879亿元,全年增速分别为47.20%、151.19%、86.88%;净利润分别为13.75亿元、11.89亿元、10.22亿元,增速分别为9.85%、266.97%、9.85%。除了捷信,另外两家都属于银行系。其他多数银行系消金公司也获得了盈利,而杭银消金却成为一个例外。

北银消金自去年以来就已停止对新客户开展各项业务。“在几个消费金融巨头突进的时刻,这无疑是巨大的损失。”深圳一大型P2P公司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评价,“只对存量客户开展业务能降低运营成本,稳定公司不良率,其实在对公司进行战略收缩、维持低位运营的一种手段。”

其第一大股东杭州银行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杭银消金总资产为16.7亿元,净资产为4.56亿元。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4991万元,营业利润亏损4621万元,净利润亏损3460万元。

巨额亏损看似突然,却早有预兆。在2015年11月,北银消费金融北京银监局被处以150万元罚款,为当年消费金融的最高额度罚款。主要违法违规事实包括:当事人变相突破监管规定发放贷款;贷款管理存在严重问题,造成个人消费贷款用途不真实,部分资金被挪用;无合理理由和充分证据的情况下上调贷款风险分类,资产质量严重不实。

当年上半年,杭银消金实现营业收入2256.26万元,净利润亏损473.6万元。也就是说,下半年其亏损了2986.4万元。

这次罚单坐实了在网络平台上频受举报的北银消金骗贷乱象。有用户投诉,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担保公司、中介公司或第三方消费合作商在北银消金申请了贷款,其中背上20万元贷款的受害者大有人在。20万元是消费金融公司可以提供的最高消费贷额度。

这已经是该公司连续第二年亏损,数据显示,杭银消金在2016年首个完整经营年度业绩即出现亏损。根据杭州银行2016年年报,杭银消金总资产为5.23亿元,净资产为4.9亿元,实现营业收入2300万元,亏损999万元。

受到处罚后的北银消金似乎没有改正,第二张巨额罚单如期而至。2017年9月1日,北京银监局发布了针对北银消金的“罚单”涉及公司和个人,开出总计达970万元的罚款。

资料显示,杭银消金由杭州银行与西班牙对外银行、浙江网盛生意宝、海亮集团、中辉人造丝、浙江和盟投资集团共同发起设立,杭州银行以41%的出资比例为第一大出资人,其次为西班牙对外银行,出资比例为30%,生意宝以10%的出资比例位列第三大股东,其余股东方出资比例均为4.5%。

此次处罚的主要违法违规事实为,北银消费金融贷款和同业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超经营范围开展业务、提供虚假且隐瞒重要事实的报表、开展监管叫停业务等,而宋文昌、袁耀璋、顾徍鸵

杭银消金官网显示其目前的主要产品有两类。一类是无抵押免担保的综合消费贷,也就是现金贷款,客户可以通过网点办理、预约上门等方式申请贷款,最高额度2万-20万元。另一类产品是消费分期贷,专为有家居商品购买需求的消费者提供。用户在杭银消金合作的门店选定商品,即可现场申请贷款服务,该服务面向征信优质、具有稳定收入的大杭州地区本地常住居民(指工作地点位于大杭州地区的杭州本地人或工作满一年的外地人)。

事实上,亏损的银行系消金公司不止杭银消金一家,还有中邮消金、北银消金。这三家公司有个共同点—都有外资入股,后两家的外资股东分别是新加坡星展银行、西班牙桑坦德消金公司。

有业内人士认为,整体上看,外资入股的消金公司业绩表现均不如内资公司。目前,市场上共有航银消金、中邮消金、北银消金、苏宁消金、锦城消金、捷信消金六家外资持股消金公司。其中唯独捷信消金是外资独资公司,另外五家则是合资公司。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只有捷信消金盈利,其他五家均亏损。

尤其北银消金作为最早成立的持牌公司,其股东方桑坦德银行旗下桑坦德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已有54年历史,但北银消金发展依然不太顺利。

“这究竟单纯是外资水土不服,还是合作双方不默契?值得我们去进一步研究。”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他还提到,在合资企业中,人员变动也是常事。

记者注意到,杭银消金此前也出现高管变动。2017年底,该公司董事长应若飞和总经理冯世朋提出离职。应若飞曾任杭州银行温州分行行长,杭银消金在开业之初,将缩短信贷审核时间与开拓消费金融服务领域视为任期重点任务。冯世朋曾为杭州银行小企业业务部的副总经理,在该公司成立初期被派任总经理。

另外,来自外资方的副董事长米乐也在去年因个人原因离职。

2016年,冯世朋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消费金融公司由于更专业、更专注,估值会高于国内一些金融控股公司或事实上的金控公司。我相信如果消费金融公司上市,估值能到20倍。”

但现在的结局不可谓不落寞。好在新的继任者已经到位,银保监会网站公示了三位高层的任职资格批复,分别为贝瑜出任该公司董事长、金毅出任董事总经理、罗伯特出任副董事长。据了解,贝瑜原为宁波银行杭州分行行长,金毅原为杭州银行零售金融部副总经理,罗伯特则来自西班牙对外银行。

对于杭银消金,其第一股东杭州银行至少在资金方面起到作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杭州银行向杭银消金借出同业借款3.5亿元。

不过杭州银行自身业绩也潜藏隐忧。

2017年年报显示,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41亿元,同比增长2.83%;实现利润总额50亿元,同比增长5.9%;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6亿元,同比增长13.17%。这样的数据在行业内属于中等偏上。但继续深究,可发现该行盈利能力有所下降,资产利润率、资本利润率、净利差、净利息收益率都在下滑。

具体来看,该行资产利润率下滑0.05个百分点,资本利润率下滑0.1个百分点,净利差下滑了0.22个百分点,净利息收益率下滑了0.33个百分点。而且,这几个指标已经连续两年下滑。

此外,被当前各银行视为转型指标之一的中间业务收入,表现也不理想。该行2017年手续费收入及佣金大幅下滑23.27%,同时占比也从8.53%降至5.29%。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该行资产质量危机隐现。尽管该行不良贷款率出现下降,从2016年的1.62%降到2017年的1.59%,但不良贷款余额却较2016年上升逾5亿元。

通过仔细观察,记者发现,杭州银行不良率下降得益于个人贷款不良率的下降,从2016年的3.16%下降到2017年的1.79%,降幅较大。但占银行贷款大头的公司类贷款,不良率却呈上升态势,从2016年的0.93%上升到2017年的1.49%,其中票据贴现的不良率也出现上升,从2016年的0.09%上升至2017年的0.11%。

进一步从贷款五级分类来看,问题更多。该行次级贷款和可疑贷款大幅上升,次级贷款较2016年增长95.09%,可疑类贷款更是增长135.2%。

从迁徙率来看,该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较2016年上升4.88%,次级类贷款迁徙率较2016年上升48.23%,可疑类贷款迁徙率较2016年上升16.33%。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该行客户集中度也出现上升,进一步加大贷款风险。数据显示,杭州银行单一最大客户贷款比率较2016年上升了4%,最大十家客户贷款比例也上升了3.94%。

从这些数据来看,未来杭州银行不良上升的潜在风险依然很大。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录平台发布于财经商务,转载请注明出处:引起了市情关切—同为银行系成本金融集团的杭

关键词: